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黄金搭档  

2009-12-28 21:1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金搭档

                                                               ——我的网球故事(3)

                                                                                                      段波生

    从40岁开始学打网球,如今已经20余年了,虽然水平不高,但在苏州也算是一个积极分子。在打球、练球的过程中,经常参加苏州市、兄弟城市或者省里组织的比赛。通过练习、比赛,结识了许多朋友,早在互联网时代前,我们就互称“网友”了。

50岁以后,随着年龄的增加、体力的下降,我就很少参加单打比赛,更多的参与双打,成为苏州老年网球队的主力。在参与双打比赛的过程中,我与多位同伴搭档过:与“阿胡子”袁国维搭档参加江苏省友好城市网球赛拿过第四名;与苏大张建平老师搭档参加“金螳螂杯”网球邀请赛拿过第二名;也与网协副秘书长沈云清搭档参加苏州公开赛拿过第二名。但是搭档最多、最老的,应该是与我们网协副主席吴金龙——老吴了,我们俩堪称一对“黄金搭档”。

黄金搭档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老吴年纪比我大4岁,但参加网球运动要比我晚5、6年,但是他曾是苏州少体校的篮球队主力,有良好的运动基础,因此网球水平提高很快,学会打网

(在市十一届运动会获老年组冠军)

球不久就俨然成为“苏州老年网球第一人”。自2000年的“苏州市第十届运动会”以后,老年组不再设单打比赛,只有男女双打。而且对照江苏省60岁以上才可以参加老年赛的规定,放宽到55岁。于是21世纪初,我就开始经常与老吴搭档参赛,至今已经7、8年了。那时候活跃在苏州网坛的老同志有一大批:苏大的“程王搭档”:老教授程战铭和王祖俊;苏大的“严王搭档”:数学教授严大康和王起发;老干部“蒋王搭档”:蒋勋和王征;阊门饭店的“杨唐搭档”:杨伟仁和唐云福等等。每年一届的苏州老年网球比赛,赛场上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气氛是相当的和谐欢乐。我和老吴搭档比较有优势:他的底线对拉比较稳定,而且脚步移动快,经常要把篮球场上的“三大步”运用到网球比赛中;而我的发球比较凶,高压扣球也经常使对方防不胜防。所以我们得第一的几率相当高,以至于有不少同志在比赛前强烈要求拆散我们这对“黄金搭档”,但是由于老吴的坚持(他的锦标主义残余还蛮多),直到近两年才分手(他的年龄已经可以参加元老组比赛了)。

                                                            黄金搭档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除了参加苏州市的老年网球赛外,我和老吴还多次联袂参加在南京举办的、一年一届的江苏省老龄网球比赛。早在06年,我刚虚岁60,老吴就急忙(虚报年龄,只能拿第四名!)替我报名参加。我倒是有点心虚:这样弄虚作假,被查出来可是很丢面子的哦!老吴说:不要紧,我们和省网协的关系甲级,他们不会认真查的。于是我就硬着头皮来到了南京。省里的比赛很热闹:除了南京本地的队伍如省网协、省军区、省高校、省直机关、南京市外,还有苏州、徐州、扬州、常州、南通、盐城等队,参赛人数超过100。我和老吴参加的是男子丙组(60—65岁)的比赛。根据赛制,我们组14对选手分4组单循环预赛,各组第一名争夺前4名,第二名决出5、6名。小组赛中,我们先轻松地战胜了省军区和省直机关的两对选手:有老吴的底线保障、他的网前拦击也不差,我的发球虽然不是特别凶险但对于老年人来说速度也可以、上手高压得分率很高。最主要的对手是南京的一对:业余体校的朱正元教练和市人大陆副主任的搭档。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凭朱教练的技术配合陆主任的底线防守,就可以轻松拿小组第一!没想到我们这对“黄金搭档”都是“老球棍”了:我们百分之七十的球都盯着陆主任打,他顶个3、4个回合就必然失误了;朱教练被晾在一旁干着急,偶然袭击他一个,他的手都发凉了,也就免不了失误。于是他们无奈地只能获得第五名的结果!

    到了决赛阶段,老吴看到“前途一片光明”,要求我继续“狠狠的打!”。但是我却心虚得很:我冒了2岁参加的老年比赛,名次差一点人家还不注意,成绩太好万一人家认真起来要查“身份证”,岂不大出洋相?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中,我出现了多次“非受迫性失误”,发球和回球也疲软了许多。比赛的结果可想而知:我们获得了第四名!我已经非常满足:第一次参加省比赛就拿了名次,而且没有被“捉拿归案”!而老吴却有点郁闷:明明可以得第二、第三名的,怎么只得到第四呢?

    好啦,同志哥啊!以我们这样的业余水平,能够在省老年比赛拿到名次就应该满足了,这才是“知足长乐”呢。到如今,我和老吴已经搭档参加了4届省老年赛,家中的橱柜里有2个第四名和2个第六名的奖杯,还有什么值得懊恼的呢?

    这就是我和老吴这对“黄金搭档”的基本情况。明年,他将参加上一组的比赛(乙组,65—70岁),而我最理想的搭档就是沈云清,可惜,他还有3年才满60周岁呢!那时候,我还能满场奔跑的去打网球吗?

                                                                                                               2009年12月3日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