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从一首歌说起  

2009-04-10 13:51: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首歌说起

                                                  浦有思

有一首老歌,现在的孩子可能听也没有听说过,可我们老三届的同学都很熟悉。因为这首歌在文化大革命中曾风靡一时,家喻户晓。且这首歌还有个特点,它跟其他的歌不一样,因为谁也不愿意自己唱这首歌,但却一定要强迫别人唱这首歌。这是特殊年代里的特殊的歌,它的歌名就叫《牛鬼蛇神之歌》。

2009年3月28日,是我们68届同学坐船到农场去,四十周年纪念日,举行了“再觅南门旧时渡”的活动。同学相聚格外亲热,侃侃交谈、频频举杯、兴高采烈、热闹非凡。大家一边看风景,一边尝美食,一边听音乐,一边聊家常。于是有人在感叹,四十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跟以前是没法比了;我说:当初我们到农场去的时候,在船仓里四天四夜,不记得都吃了些什么;又有人说,如果那时候也有这么多的好东西吃就好了;还有人说,当时我们坐的破船,顶上用一块油布遮挡,有两位同学上去透气,不知道油布上面不能站人,一脚踩空,结果从船顶上掉下来,摔到船舱里,于是大家哈哈大笑。这边的谈论气氛热烈,那边的同学比拼才艺,争先恐后上台表演。猛听得有人在叫,“牛鬼蛇神都上来”,紧接着就传来了那再熟悉也不过的声音:“……人民对我专政,我要低头认罪……”。大家先是一愣,即着就爆发出了一阵善意的笑声。因为大家都明白,四十多年以后的今天,有同学又想起要唱这首老歌,除了想要娱乐、搞笑以外,实在也没有其他的内涵了。

搞笑一下不要紧,要紧的是,无意间勾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崔承衍!”坐在我对面的童本倩马上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她的反应真快。顿时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场面,那是在文革初期,有一天好像是全校的同学都聚集在操场上,开批斗大会。只见台上有一个人,身材矮小瘦弱,头上戴的高帽子比他的人还长,胸前挂着大牌子,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忘记掉了。此人叫崔承衍,以前曾在本校任教,后来离校了,不知道为什么又要把他揪回来批斗(也许大同学知道原因)。后来我看见有一个人递给他一张纸头,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就摇头晃脑地唱起了:“我是牛鬼蛇神,我有罪……”脸上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接着就由他负责教其他的“牛鬼蛇神”唱,“牛鬼蛇神”们排着队,歌声参差不齐,摸样滑稽可笑。我们不懂事觉得很好玩,一听也就学会唱了,于是这首歌天天回荡在校园里,并迅速传遍了大街小巷。

如果光唱唱歌也就罢了,唱完歌以后还要对 “牛鬼蛇神”体罚,叫他们干活、扫地、拔草、在太阳下暴晒,后来就发展到拳打脚踢。我曾经亲眼看见教我班数学课的查南冠老师,被打得头破血流,一打听原来是被初二(4)班的人,用皮鞭抽的。我看见血从她的手指缝里流下来,打她的那伙人已经走了。再后来又发明出了剃阴阳头、剃光头,有两个女老师,一个是教我们音乐课的,还有一个不认识,头发被剃光后叫她们站在校门口……如此想方设法对“牛鬼蛇神”进行羞辱、摧残、迫害、手段之残忍,情节之恶劣,用当时大批判中常用到的一个词,也叫做罄竹难书。(需要说明的是,做这种事的只有极少数人,大部分同学都是旁观者。文章中的我们指后者)

奇怪的是,如此野蛮、恶劣、惨无人道的事情,如果放到现在,就算是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样做肯定是错误的,可我们那时候也不算小了,围在一旁观看,却熟视无睹、置若罔闻,没有人敢表露出丝毫同情或不满,更没有人敢“路见不平一声吼”,站出来仗义执言。为什么会这样呢?直到现在我才总算想明白,其实说奇怪也不奇怪,因为那个年代的人都已经丧失了人性。孟子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如果对老师没有恭敬之心;对弱者没有恻隐怜悯之心;对坏人坏事没有憎恶之心;辨别是非之心就更不会有了。想想看,如果没有了这四种心的人,难道还能算人吗?有一句话说得好,当你不把别人看作人的时候,其实你自己就已经不是人了。说不定在我们眼里,确实就没把“牛鬼蛇神”看作是人,在大家看来,“牛鬼蛇神”就是牛、鬼、蛇、神,是专政对象。

人性是人的本性,是与生俱来的,为什么在那个年代会集体缺失?最近听《百家讲坛》钱文忠教授解读《三字经》。三字经一开头就告诉我们“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意思是说:人在刚出生时,本性都是善良的,只是由于后来随着环境和教育的不同,性情才有了千差万别。如果不对孩子进行教育,他善良的本性就会发生变化。所以儒家非常强调教育的重要性。

说到教育,又让我想起来了,在文革中,我们还大批特批“十七年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到底不好在哪里?说实话,当时我就没搞清楚,后来也始终弄不明白,直到最近读了圣贤书后才发现,原来那时候的教育确实有点问题。一、没有对孩子进行“爱”的教育。二、重视“革命思想”的教育,给孩子的心中灌输了恨。那时候,我们心中的偶像是刘文学,要用自己年幼的生命做代价。学习的榜样是雷锋,雷锋有一句名言: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号召人们要夺过鞭子揍敌人。记得当初我看见那些老师痛苦、悲伤、无助的眼神时,心中也觉得不忍,但一想到“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犯罪”,马上就硬起心肠视而不见、见而不怪。最后只有当我们既革了别人的命,又革了自己的命的时候,才真正有了“觉悟”。“觉”就是感觉,“悟”就是领悟,才真正懂得了“革命”究竟是什么”。

2008.10.18纪念下乡插队四十周年的时候,回到母校,见到了班主任李铮老师。我向她打听,我认识的当年几个受迫害的老师的情况,(大部分都不认识)。她告诉我,这几个老师全都去世了。她还说,我们初一(4)班的同学都很好,那时候并没有对她怎么样。我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年是我们对不起老师,如今当我们想要跟老师说“对不起”时,老师已经听不见了。真恨自己醒悟的太晚了,后悔啊!

我记得在网上第一个提出道歉的是吴东明同学,他是对的。当时我是持反对意见的,不过我的意思并不是反对道歉,而是反对由校友会代表全体老三届同学道歉,我认为应该由当事人自己道歉。因为我想把自己排除在外。现在我意识到,虽然我们没有直接,但也算得上是间接起到了帮凶的作用。所以不要找理由、不要找借口,错就是错,只有知道错,以后才会不再犯同样的错。道歉不在于形式,而在于认识,在清明节时说:“老师,我知道错了!”以此告慰老师的在天之灵。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