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幸福老太  

2011-11-25 19:16: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    福   老    太

                     张 志 琳

     那天我在新村散步,碰到了同住小区的金老太。她一见我就说:“老张,你在晚报上写了《苏州老男人》,也写写我们老太吧?”

“写什么?”我来了兴趣。“幸福老太!”她从容地说。

“幸福老太!”我惊讶地重复了一遍,直直地看着她,差一点就要反问:“你幸福了?”

眼下,“幸福”是个爆红的词,可没有哪个人对我说自己“幸福”。说郁闷的,还真有。再说,那篇文章只是对苏州老男人的生活作了一个大致的描述,与“幸福”不搭界。我一向认为,幸福是一种太内在的心理感受,难捉摸。

我露出难为状,金老太不依不饶:“我们等着啊!”——她把自己放在了“领衔”的位置,来势汹汹。

回家坐定,脑还在转。金老太说的“我们”,是指我认识的小区三位老太:金老师,音乐老师,退休不久,不满六十;王老太和徐老太都是小学退休老师,六十出头。虽然现代公寓把人们彼此分隔开来,但这三位老太倒是死党一伙,热络得很。

论日子,这三位还真不坏。她们的退休金与当下普通白领的收入比,或许还略胜一筹。况且,三位老太各有自己的爱好:金老师喜唱歌,王老太爱旅游,徐老太热衷于圈子多多的茶会。

说幸福,那就应了句老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就说金老师,老公是研究所的高工,退休后发挥余热,前几年钱赚得飞起来,不料年前突发脑溢血,命是捡回了,但落得半身偏瘫。面对基本残废的老公,金老师幸福吗?王老太,她的女儿已经三十五岁,但名花无主,待字闺中,她能睡安稳觉吗?再说徐老太,儿子结婚后,添了孙子,让徐老太欢喜得没法说。哪知不久,儿子媳妇不顾家人反对,带着孩子移民国外。这让徐老太的心往哪儿放?这些不称心事,与佛说的人生“八苦”,不都沾着边吗?

不过,幸福有时极其普通平常。作家龙应台说:“幸福就是,头发白了、背已驼了、用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还能自己走到街角买两副烧饼油条回头叫你起床。”倘若老太们就是这样的人呢?倘若老太们把痛深深地藏起来呢?我不了解,能下笔吗?

此后的一个艳阳秋日。我接到老友的电话,说他参与的合唱节目下午在园区某社区活动中心彩排,邀我观摩。我欣然前往。

彩排厅一派热烈景象。老年合唱团的成员三五成群,或在化妆,或是吊嗓。我一眼认出了几个人,其中就有金老师!

今天,金老师高挑的身材配上白色垂地的演出服,胸口打上粉色的蝴蝶结,唇上抹了一点口红,漂亮了许多。指挥向我介绍情况时,金老师发现了我,轻快地走过来兴奋地说:“欢迎老邻居,今天请你多提意见。彩排过后,将赴无锡参加友好城市老年合唱比赛,我们要努力捧个金奖回来!”她两眼闪着光彩,脸颊泛起红晕,一副优雅的样子。指挥告诉我,金老师是合唱团的骨干,高音部的领唱。

看着金老师快乐、满足的神情,我记起了卢梭的一段话:“心满意足的情绪可以从眼神、举止、口吻、步伐中看出来·····所有的人都心花怒放,流露出穿透生活阴霾的喜悦时,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甘美的享受吗?”此刻的金老师,不是很幸福吗?还有,徐老太远游归来,那种高兴的神态;王老太讲述家长里短时,那种会心的微笑······

彩排开始了,我的情绪没有跟着演出发展,反而质疑自己先前关于“幸福老太”的想法来:金老太的生活分明告诉我,“幸福”并不是高悬在山顶之上,可望而不可即的太阳。当你面对烦恼和忧愁时,不沉沦其中,不放大其怨,努力去追求着自己的那一份自由,享受着自己的那一份爱好,体验着自己的那一份满足,让一缕阳光照进心田,那不就是幸福?老太们是深得其奥妙。

荡漾的歌声逐渐停止,我向他们鼓起掌来。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