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快乐人家(续)  

2011-02-24 14:0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乐人家(续)

         成颖慧

                                                袁师傅

袁师傅七十岁了,长得又瘦又小,脸上的皱纹又深又长。他开了一个家电维修铺,就在自家窗外。

袁师傅家住一楼。他的家很小,进大门往南一拐,是一间卧室,袁师傅和老伴还有三十多岁的未婚儿子都在这儿睡。往北一拐,是狭小的厨房和厕所。厨房厕所各有一扇小窗,开向公用道路,道路外侧就是他们小区的铁栅栏围墙。袁师傅在自家的厨房厕所窗外搭建起修理铺,把本来不宽的道路占去一半,来往邻居若提着东西,必须侧着身子才能通过。这个棚子绝对是违章建筑,但是从邻居到街道,摸摸良心,都默许了。袁师傅从工厂退休,退休金很少;他的老伴是回城知青,一直没有正式工作,也没有退休工资,领低保;他的儿子工作也不稳定。修理铺的收入是全家的生活保障。

袁师傅养花。没什么名贵的,开花的有杜鹃、月季、牵牛,看叶的有棕竹、吊兰、散尾葵等,沿着铁栅栏摆了长长一溜。袁师傅养鸟,两只八哥,一大一小。大八哥关在笼子里,笼子就挂在铁栅栏上。小八哥散养,在地上跳来跳去。 

我住的小区离袁师傅家很近,我去菜场或便利店出了后门,总是隔着铁栅栏和袁师傅打招呼逗八哥。大八哥会说:“喂、啥宁、侬好、呀饭七过伐”,翻译成人话就是:喂、啥人、你好、夜饭吃过吗,口气与袁师傅一模一样。它还会学猫叫,与真猫的声音一模一样。喂它吃面包瓜子仁,它会开心地在笼子里跳跃,喂它吃玉米粒,它会轻轻地啄你的手指,表示不喜欢。若是再次把玉米粒递给它,它会重重地啄一下表示抗议。有一次我出了后门,心里有事走得急,忽然听见喵喵的声音,前后左右看看,没有猫。难道是八哥?看看它,正在笼子里上窜下跳,我走过去,它就安静了。第二天,我故意走过不理它,果然又听到了喵喵的叫声,真是它!我喜欢听它学猫叫,逗过两次它就记住了,真聪明。

小八哥是从小买来的,认家,赶它走它也不走。袁师傅每天早晨拿一块新鲜肉,细细地剪成小条喂它。还经常给它洗澡,洗完了,小八哥抖抖毛,在袁师傅脚前蹦来蹦去。若有生人到修理铺,小八哥会狠狠地啄人家的脚,夏天穿着凉鞋光脚背,会很疼。

后来,袁师傅又养了一只狗,叫发发。发发是只本地土狗,黄色,在上海很少见了。它极其温顺,与其说养它是为了看家护院,不如说是为了看护八哥。小八哥蹦远了,发发跑过去拦它;小八哥洗澡了,发发给它舔毛。晚上,大八哥在笼子里睡觉;发发在地上睡觉,它蜷成半圆,小八哥就站在圆心,把尖尖的小嘴搁在发发的肚子上睡觉。

袁师傅的鸟和狗引来很多人气,经常有人围观。有邻居说,给电视台打电话吧,它们可以上电视了。袁师傅深深的皱纹舒展开来,满脸是笑,但从来不给电视台打电话。

有一天我刚出后门,就看见袁师傅隔着铁栅栏向我招手。我走过去,他急切地说:大八哥跑了,昨天笼子门没关好,它就跑了。已经找到了,在某某小区某某人家。去要,人家不给,你帮我去说说吧。看袁师傅急得,也是想念八哥伶俐的模样,我就按地址找到了某某小区。院子里有几位老阿姨在八卦,看见我这个生人东张西望的,马上警惕地过来问:侬啥宁?啥事体?我说了事由,她们七嘴八舌炸开了:那个老老头的事情,侬不要管的,忒凶!讲两句好话,人家会得还给你的,哪有这样腔调的,一来就哇啦哇啦,吓煞人!结果是,我没有见到八哥,被一帮老阿姨轰出来了。

回来给袁师傅讲了经过,他神色黯然。袁师傅的坏脾气是出了名的,他的鸟和狗给他聚拢了相当的人气,却又被他的坏脾气驱赶殆尽。他修理电器,开出的修理费总是比同行贵,客户要是问,他一句话噎死人:侬去让人家修好了。客户都是住在附近的,搭上车费时间精力找别人,还不如在这儿修。要是还有人不服气,他会火冒三丈,叫人家滚。

听别人说,袁师傅把一辈子的积蓄都投入了股市。帐户上的钱最多时,可以买一套五六十平米的房子。他希望儿子的婚房再大一点,等等吧。等到现在,房价飞涨,只能买个厕所。附近刚开了个新楼盘,七万一平米,认真算起来,连个厕所也买不起。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金融大鳄,攫取了多少个袁师傅这样草根的血汗钱!

没几天,我亲身领教了他的脾气。电视坏了,把他请到家看了看,说要抬回去修,修理费总归在一百左右。接着,他看见了大音响旁的一组小音响,问我用不用。我说不用的,他问五十元卖不卖。我犹豫了一下,说卖的,他就把电视音响一起抬走了。

第二天,他隔着铁栅栏招呼我:修好了。我绕过他们小区大门,走进修理铺,递给袁师傅五十元。他说,讲好的一百元。我说,一百减去音响五十,不是五十吗?他说,减去音响五十以后修理费一百。他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昨天没有打开,今天打开看看坏得多。我清楚当时的电视修理费行情,最贵也就一百。我一说,他急得脸都变白了。他老伴憔悴的脸出现在厨房窗口,我忽然没了争执的兴趣,如数交钱。

夏天到了,天气又闷又热。一天中午,我刚出后门,就看见一个人躺在门边抽搐。再一看,是同小区的邻居,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这老外快六十了,经常看见他和四十多岁的中国太太领着十来岁的混血女儿走过。这时围过来几个人,有人说:这是癫痫!老外双目紧闭,抽搐得更厉害了。有人说:打120!降温!立即有人掏出手机打电话。我看见斜对面有个中年男子站在家门口看热闹,就跑过去要水。没想到他白了我一眼:水到处有,找我做什么。转身就进了家门。世界上有这种人!

我返身跑两步,看见袁师傅汗流浃背在修电器,并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我叫他,他走到门边一看马上明白了,抓起桌上一个直径有二十厘米的大茶缸,把满满一缸茶泼在路上,又把茶缸往厨房窗口一伸,叫道:老太婆快点,水!他反应真快,如果用脸盆,递出铁栅栏盆里就没水了。

我捧着袁师傅给的冷水和毛巾,先给病人擦了头脸胸背,又把湿毛巾顶在他头上。他慢慢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救护车来了,病人上车,众人散去。

那个老外邻居,后来碰见我就把头扭到一边。经常有文章说,欧美人性格如何如何直接,人际关系如何如何简单,实在是以偏概全。依我看,眼前这这位洋兄远不如袁师傅爽直可爱。

日子像水一样缓缓流淌,无声无息。几年过去,老外邻居的头发全白了,看见我,依然作低头寻钱状或仰头看天状。袁师傅变化却不大,他仿佛已经越过一条无形的衰老的界限,不再变老,脾气倒是好了许多。他在附近租了间房子,晚上和老伴过去睡,白天仍然来修理铺,他儿子有女朋友了,仅有的一间房子准备做婚房。那年大八哥跑掉后,他又买了一只小的,现在两只八哥都会说话。有时我听到“夜饭吃过伐”,要仔细辨别一下,问候来自人还是某鸟。闲暇时,袁师傅站在修理铺门口鸟语花香的小天地里,表情轻松柔和,堪以入画。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