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终 南 山 隐 士  

2011-03-02 11:1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 南 山 隐 士

                                                                                   张 志 琳

 我两次走近终南山,首次源于中学时代的校友刘。

刘十多年前出家,法号通愿和尚。出家三年后,他来到终南山遁世绝俗,独自闭门隐修。

终南山,又名太乙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在陕西省西安市户县。终南山平均海拔两千多米,千峰叠彩,沟壑幽深,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古刹佛寺,依山夹势,绵延数百里。

2009年秋天,刘的同学云等四位得知刘的踪迹后,勾起了难以忘怀的同学情,为了“看一眼”,自驾车奔波一千四百公里到终南山寻找。

到达县城的第二天,他们问路登山,找了山里人老樊作向导。老樊很熟悉情况。他说,通愿和尚因为吃了野蘑菇中毒,路都走不动,恐怕不行了,你们留下电话回去吧!这里的山路不好走。

这是不能答应的,他们继续走。

老樊拗不过他们,只能带路。但老樊也迷了路。一帮人走了近一天的山路,还没有走完全程的三分之一,于是下山休息。

第三天,他们早早出发了。路,被密密的杂草和树藤覆盖着。他们在深山老林披荆斩棘、连滚带爬走了大半天,终于在一千六百米高的山崖边,一个叫无量洞的地方找到了僧人—同学刘。

岁月和风霜在老同学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但眼睛是精神的。

洞外的空地上,刘用几根树枝支撑起一个透风漏雨的帐篷。帐篷里一张钢丝床,被子潮乎乎的,书,几件僧衣。这是睡觉、打坐、念经和看书写字的地方。洞周边,种着南瓜、山芋、黄瓜等,长势很好。

洞内滴水声不断,空气潮湿。 一个行灶,两尊菩萨。

刘说,中毒已经四十二天。开始三天,浑身无力,吃啥吐啥,排不出尿。后来病情有所好转,就自己采药草调理,度过了危险期,没有大碍。

刘说,在这里过着自己种菜,下山背粮的日子。一年消费五、六百元。

老樊要先走了。刘拿出一包茶叶送给老樊作谢。云则悄悄的塞钱给他。老樊走了。刘问:“给了多少钱?”“一百。”刘瞪了云一眼,然后摇摇头,轻声说:“惜福啊!”

老同学没聊几句话,就开始动员刘下山回苏州。但是刘死活不肯。他动情地告诉同学,这辈子自己最幸福的事就是“出家”,到这里来禅修。

这些情况是校友云回苏后告诉我的。

我很震惊。刘作为一个老红军的后代,为什么要放弃优裕的城市生活到那里去过近乎原始的生活?近六十岁的人独自在山上,发生意外怎么办?疑问久久挥之不去。

第二次走近终南山,是今年春节前我到一位佛教界朋友那里拜访。

他去年秋天去了终南山,走访了山上的一些修行者,带回了一叠照片。因为修行者不希望被外界所知,照片所摄大多是修行者用稻草和树枝搭建的茅蓬,仅仅可以避身的石洞;住所内部简陋的土坑和炉灶;山崖边的闭关房;以及有的修行者在这里隐修几十年,最后圆寂在这里的灵塔等。

照片使我立刻想到了刘。

朋友告诉了我有关终南山隐士的一些情况。

终南山是中国儒、佛、道三教的发祥地,素有“天下修道,终南为冠”的说法。著名的《道德经》就诞生在这里。古老的《诗经》中,有一首祈祷文表达了对终南山的敬意:

“如日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 

五千年来,伴随着中华文化的发展,隐士如开不败的野花,始终在终南山幽静地开放着。 

安静的山林环境,厚重的宗教背景,发达的隐士文化,加上这里比较容易找到一个隐居的地方,山里的在家人有供养修行者的风气,还有外界一些团体的支援,因此,终南山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修行者,成了当今中国乃至世界上不多的还有隐士的地方。 

据说,目前山上大约有300个茅蓬,400名左右的隐士,另有的说法是更多一些。这些人大多来自国内,还有的来自台湾、日本、韩国等地。其中有的是虔诚的道、佛教徒,有的是来做学问的。他们在这里待上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然后回去继续修行传道,少数就终老在这里。

朋友说,他们是真正的隐士。得终南山之“精气神”,他们沉浸在精神的世界里,追求心灵的空廓与明净。

我倒更赞同美国著名的汉学家比尔·波特探访终南山隐士后,在他所写的《空谷幽兰》一书中表达的观点:隐士透视出了中国传统文化所固有的美,超逸、高洁、神秘、优雅、丰富······。

 

(补记:通愿和尚春节发来短信,终南山地区的宗教机构为在山的隐士配发了手机和太阳能发电器。)

本文发表于2011-2-26《苏州日报》沧浪版

  评论这张
 
阅读(16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