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根脉  

2011-06-27 13:39: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根         脉

张 志 琳

春天里,我漫步在十梓街上。

从十梓街最东端的一号大门出发到望星桥,还是五十年代的模样:近十米宽的街道,不过那时的弹石路改成了现在的沥青路;解放初造的房屋,现在破墙开了各类小店;路两边成活了半个多世纪的梧桐树,粗壮繁茂,互相盘附,层层叠叠。梧桐树的背后,隐隐约约中,走过百年时光的西洋别墅露出尖尖的屋顶。

我身后的一号,就是有名的东吴大学,现苏州大学。这所用庚子赔款建造的大学,历经百年沧桑,如今仍然青春焕发。

迈步,便是美籍医生兰华德·柏乐于1881年领衔建造的博习医院旧址。厚实的青砖,水泥的延梁,斑驳的墙面,损坏的窗框,透出了曾经的辉煌和今天的落伍。只是路边标有“文物保护单位”的花岗岩立碑,才体现了这座立方体建筑的价值。

紧邻博习医院的耶稣教“圣约翰堂”,也建于1881年,属于保护建筑之列。它的历史折射出时代的变迁。1959年第一人民医院租用了教堂,变为俗用,直到1995年才枯木逢春重归教会。

我走近教堂,一长列轿车停在门口。哦,里面正举行新婚典礼。唱诗班的歌声飘了出来,欢乐而庄重。我走进去,目睹了一场曾经在外国小说中看到的场景,梦幻般的感觉。新婚夫妇仰望上帝,心中想的是什么?

我移步望星桥上。河水蜿蜒从桥下流过,如衣带垂拂。河的两边,青瓦粉墙,姑苏人家。青竹、杨柳、桃树从河边的住家院子伸出,在河面上洒下一片斑驳。

历史上,这一带曾经名人辈出。著名的医学专家陈王善继、历史学家顾颉刚、上海图书馆馆长顾廷龙、画家俞子才、吕风子、文学家黄摩西、程小青等均长期居住在这里。其实名家又何止这些?十梓街周围的每一条街巷都是人才蛰居之处!翻开历史的册页,那些如雷贯耳的名人,会凸显在你眼前;翻阅街巷的旧影,那些历经风雨的名居,会触发你的情怀。

我心里产生了一些感慨。这近百米的一段路,苍老而深沉,记载着时光的印痕和自然的侵蚀!

我心里产生了一种厚重感。因为文化和历史的气息离我太近、太近。

我心里产生了一份感激。街的遗迹在保护中得以生存,并且延续着它们的生命。

我继续向西,从望星桥到凤凰街。两边的梧桐树依然是旧时的距离,但南面一侧增加了慢车道。

路上,一年到头从早到晚匆匆的,挤挤的。这里聚集着有名望的医院、中学、小学。

一过凤凰街,十梓街开朗了许多。这里到饮马桥,是一条现代大道。路的两边,没有高楼大厦,有的是漂亮的小型商店,以及机关、文化单位。

千百次走过这儿,我都会感到亲切又陌生。因为,我就生养在十梓街的这里。走过了许多地方,搬了许多回家,真正像种子种在我心里,成为我身体一部分的地方,就是这里。这儿是始终的出发点和回归点。

小时候的记忆仍是鲜活的。

窄窄的街,两面都是住家。不起眼的门,推进去,却是深宅大院。长长的过道,一进一进的房屋,让你搞不清楚究竟有多少房间,住着多少人家。

我家的屋后,是一条与十梓街平行的河。初夏的午后,河两边的粉墙以及墙上的爬山虎,在窄窄的河面上留下清晰的倒影。这时,农家的西瓜船会从这里经过。

“夏忙啰,阿要卖西瓜来嗨欧——”悠扬的吆喝声,划破宁静。我从窗户探出头去。

这时,妈会招呼着,把盛着钱的吊桶缓缓放下去,瓜农把称好重的西瓜放进桶里。西瓜都是上好的。

至今,瓜农那歌唱般的吆喝声我还会哼。可惜,这条河后来被填掉了。那一幅风情画却永远留在了我脑海里。

母亲常带我去窜门。有一李姓的邻居,育有六个子女。妈常说,李师母好福气。除了一个最小的仍在读中学外,其余三个在清华,两个在北大。从此,李家就在我心里有了不一般的分量。

我还常去的夏家,老两口守着一座大院多间房。一间屋里,满满的都是书,不知道给谁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读完。妈告诉我,老人家有儿子女儿两个。解放前突然失踪了。不料,上海一解放,两位解放军军官到了夏家。大家仔细一看,竟是老人家的儿子女儿。

现在,这些老邻居,包括我们家都已经搬离了这儿。但是,每当走过这里,我心里总会涌出许多熟悉的故人和美好的故事。有时候我真担心,这些故事会失去倾诉的对象,或者连同那些老房子一起消失。

边走边品。熟悉的景物不断拨动我的心弦。“信孚里”,民国年代造的石库门房子。我曾吊在它的大铁门上,随着铁门的转动疯玩。现在,“信孚里”已经列为市文物保护单位。

街上繁华的商业氛围让我目不暇给。然而,它们不能在我心里沉淀。商业元素终究是活跃的,易逝的,如花,如叶。而历史,可以记载;文化,可以传承;建筑,可以立碑。

终于,我向西走到了十梓街的尽头。路边一块“苏州名街巷标志牌”,向路人诉说着这条街的来历:古人以梓树为百木之王。东汉冀州刺史应顺廉直无私至孝,传说有梓树生于厅堂之上,遂有“太守署前树十梓”之诗句。因街位于官署前,故得名十梓街。

 我一抬头,眼前高大的白玉兰开得正盛,高贵、白洁、文雅,让人驻足仰视。不远处,就是市文物保护单位——近代著名的民主革命家、思想家、学者章太炎故居。

我被这条街的丰富内涵感动!

十梓街,它在历史和文化的包围交织中发育成长。现在,固然多了一些商业气息。但是,它仍然发散出一种独特的气质:崇文、多元、包容和温婉。或许,这就是这条街的根脉。这里的许多人和事,都可以从这根脉中找到自己的源头。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