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寻根访祖两日游  

2011-08-26 13:3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根访祖两日游

段波生

一:缘起

寻根访祖两日游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年纪老了,喜欢怀旧。太平日子过久了,就喜欢寻根访祖,以了解在过去几十年政治动乱中十分忌讳的家族往事。就和现在的“盛世修史、盛世藏宝”的时尚差不多。前几年我们弟兄们就在网络上了解“段氏祖先”的起源和流传,知道中国的段氏源自西北,历经千余年,现在已散布全国,仍以华北、西北偏多。其中以“云南段皇爷”一支最为显赫,而我们安徽段家这一支历史不长、人数也不多,最著名的段祺瑞声名似乎也不怎么样。

而我们则属于芜湖段氏一族,只知道我家爷爷、父辈的一些零星往事。很偶然的,发现网上出现了一个“芜湖段氏QQ群”,加入进去一看,果真是我们的一些“老亲老眷”,真是非常高兴。因为自从我们的上一辈相继过世后,我们小一辈的来往已经很稀疏,有些已经“失去联络”。感谢网络,让我们(散布在南京、北京、广州、苏州、兰州、成都和海外的段氏后人)又能够再一次联系在一起,互相交换情况,互相致以问候。正是通过这个渠道,我们了解到位于芜湖老城区的故居祖宅面临着被完全拆除的危机、南京的祖坟已经搬迁修缮,于是我们在苏州的段氏五兄妹就商量着趁目前我们尚未老朽,一起到芜湖、南京来一次寻根访祖之旅,以了夙愿。

二:芜湖寻根

因为五弟还在任教,二哥和四弟也还在“发挥余热”,所以我们就选择在8月中旬出行(秋后不再酷热,但决没有秋后算账的意思)。

18日上午8时许,我们在苏州汽车南站乘上了直达芜湖的长途班车,虽然一路都是高速公路,但350公里的路却磨磨蹭蹭的开了近5个小时,午后将近1点才到达目的地。虽然这里是我们的祖籍地,但我和五弟、六妹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到这座城市。抬头四望,这里建筑的宏伟、广场的宽阔、环境的优美,都远不及苏州,但我却从心底涌上一阵亲切之感,就像久别重逢见到亲人那样的感觉——这大概就是故乡情结吧。

寻根访祖两日游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四弟在苏州的一家婚纱摄影店工作时结识的2位本地小伙子热情的到车站接我们(他们现在已经杀回老家,开辟了属于自己的婚纱影楼---这也是许多打工者比较可行的致富途径吧),安排好住宿,找了一家本地餐馆解决午餐。说起“太平大路、后家巷、段家老宅”,他们也都茫然,一点没有印象。正巧接待我们的老板娘听见,热情的向我们介绍起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她的一个好姐妹、老同学,原本毕业后在芜湖歌舞团工作,宿舍就是位于太平大路段家老宅的后院!听说我们是专程从苏州来这里寻根访祖的,又叽叽呱呱的向我们描述着当年她到小姐妹那里玩耍的趣事,让我们很感动——老家的人真热情!

午饭后按老板娘的提示,很便捷的来到故居附近。下车走了没几步,有还没搬迁的老乡指点了我们太平大路的方向,抬眼望去:哇塞!这里如果拍战争片的外景,那是不需要布置的。遍地的残垣断壁,满目的荒草破屋啊!这一带已经拆迁了90%多,留下的住户已很稀少,因为有玲玫姐先行的报道,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祖屋的地点,那里已经没有路牌,只是偶尔,有个别人家门口还残留着一块门牌,才知道这里的确就是曾经的“太平大路”。那俩芜湖小伙也感慨:哇,我们多次来这里出外景,都不晓得就是你们的老祖屋啊。四弟开玩笑说:那么以后你们再来拍外景,可要交一点版权费哦!

寻根访祖两日游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我们兄妹5人,5只照相机,在老屋的里里外外尽情的拍摄着,努力留下祖居老宅最后的印象。老屋里原先住着17户人家(不算已经搬迁一空的2幢宿舍大楼),现在只剩下4户了。一位养蟋蟀的中年人听说我们是老屋主人的后人,也热情的敞开屋门,让我们拍摄老屋遗痕,还带领我们绕到后院,介绍未拆迁前的境况,也让我们很感动。找到了镶嵌在长长的青石墙基中的“段谦厚堂界碑”,可惜忘记带记号笔,那残碑只有段和谦2字尚清晰,厚和堂已模糊不清,下面的界碑2字已基本看不出来了。老屋高耸的风火墙依然宏伟,绵延数十米,墙面花白斑驳,确实是摄影出外景的好去处,也印证了老一辈 “老屋占了芜湖的半条街” 的说法。

太平大路见识了,那么传说中的“后家巷”应该就在附近?可是我们询问了好几个当地人,都是一脸茫然。好不容易遇见一位佝偻着腰背的80多岁老婆婆,告诉我们:拆咯、拆咯,没得后家巷咯!只有一个后家巷小学还在。在她的指引下,我们才发觉,紧挨着老宅的西边,建造了几幢居民大楼,于是后家巷就确实“没得”了,那小学的一栋红砖三层教学楼,还是五十年代的风格,现在也成了“芜湖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主楼了。

然后我们又在残砖碎瓦的街巷中溜达了一圈,见到了曾经辉煌的米市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衙署遗址,都在我们老宅附近,穿过九华中路,就是芜湖老县城的长街、二街,再不远,就是长江边了。

啊,这就是我们芜湖段氏的根基所在!当年祖父从满清大员的败家子手中购买了这座大宅院(吴家花园),经历了修缮发展的辉煌,也经历了抗战时期的流亡,客死他乡。他的子女们(我们的伯伯、父亲、姑姑)又在这里经历了“光复”后的惨淡经营。新中国建立后不久(大约53、54年),六伯母带着孩子最后一个离开芜湖去南京,这里就和我们段家脱离了瓜葛,如今已近六十个春秋。据说现在芜湖市政府要把这里建设成“历史老街区”,这本是一件大好事,但又听说政府没有必要的资金,要改造还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呢!是悲、是喜?我们心中的五味瓶也不知如何调配才好。

三:南京访祖

19日清晨,我们离开了自己的祖籍地,仍旧乘长途班车往南京进发。因为在查询谷歌地图时了解到我们的祖坟在雨花台的南边,所以我们选择了到“南京南站”。车行一个半小时,到南站一看:傻眼啦!那里是配合京沪高铁而建设的一个公路、铁路一体的规模宏大的现代化车站。但是刚开通不久,根本没有人气,公交车、出租车都很少(很像苏州的火车北站)。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明知违法的去和“黑车”司机打交道。由于地处偏远,我们只好忍痛答应了黑车司机的漫天要价,以200元来回的超高价格,让他载我们到处于南京雨花台区边缘的马家店村西天寺墓园,然后送回到市区赤壁路附近的中午聚会处。

驾驶员根本就不认识这地方,只好由我们告诉他:从南站出发,经软件大道转向铁心桥大道,再转宁丹公路,到大周路右转,才能到达墓地。车行半个小时左右,驾驶员突然靠路边停车,说:是不是到啦?我们下车一看:路边有一块很不醒目的牌匾,写着“西天寺墓园”,右手边一条泥泞的道路尽头,似乎是一片墓地。再向路人打听,确认这里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黑车司机与我们一路攀谈,知道我们是专程远道而来的“孝子贤孙”,也就很大度的开车送我们驶过那一段坑坑洼洼、遍地泥泞的道路,一直到墓园门口。

寻根访祖两日游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这里是一处很宽敞的墓园,环境很优美,名字也取得好:过世以后就到西天极乐世界了嘛!因为事先有玲玫姐的指点,我们很方便的就寻找到祖坟所在的“仁2区4排9座”。那是并列的两块墓地,埋葬着我们的祖父、祖母、伯伯、伯母和几位堂哥、堂姐的遗骸,这就是“段氏祖陵”。我们点上香烛、奉上鲜花,代表已故的父母、成都的大哥,向长眠在这里的诸位亲人鞠躬致意,祝愿他们在西天极乐世界忘却昔日的恩怨烦恼、平安快乐!征得墓园管理人员的许可(我们远道而来),我们在墓前还焚烧了许多纸钱和冥币,寄托我们的哀思。看着袅绕升空的烟雾,我的心只觉得空荡荡的:逝者如斯夫!

因为那黑车驾驶员还在外边等着,我们没有在那里多逗留,乘车返回市区。在赤壁路二伯父故居附近下了车,还感谢了那明显敲了我们竹杠的黑车司机:让我们节省了许多时间!时间还早,我们顺便去看看我们年少是经常光顾的二伯父故居。现在它已归还政府,成为赤壁路小学的行政楼。暑假值班的副校长听说我们是原房主段教授的亲属,热情的接待我们,不但让我们随意拍照,还送我们每人一瓶矿泉水。呵呵,谢啦!

 午饭是玲玫姐和湛嘉平(二伯父的外孙女、我们的外甥女、与六妹同岁)安排的,锦绣江南大酒店。进入预定的包厢不久,南京的段家亲戚就陆续到达。玲玫姐是南京段家的“总理”,里里外外的张罗着。定居台湾的六伯家的寻根访祖两日游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珍玫大姐(85岁)和刘姐夫正巧在南京,也高兴的来与我们相聚;二姐芳玫(小兰姐,83岁)从扬州赶来;三姐莊玫(80岁)和宋姐夫是从浦口来的;大伯家的小姐姐平楣(75岁)从城外的孝陵卫来。还有是二伯家的外孙湛嘉会和外孙女嘉平,最意外的是见到了正在南京进修的珍玫姐的女儿詹森/刘,她已在美国定居多年,虽已60开外,却保养得非常年轻态。这样,我们芜湖段氏后代15人欢聚一堂,大家都感慨地说:这是多年来难得的聚会!席间,我们苏州段家的“外交部长”五弟向五位老姐姐赠送了苏州特产的真丝围巾。酒店的菜肴很丰盛,但是回来后我却回忆不起究竟吃了哪些菜,因为主要的是听老姐姐们叙述往事:当年在芜湖经营家业如何主要靠奶奶、光复后的大杂院里人去楼空是如何凄凉、六伯母(她们的母亲)如何在抗战时期独自留守老宅、九叔、九婶(我们的父母)当年没有去台湾是多么可惜等等等等,有一些我们过去依稀听说,很多则是第一次听到,说到动情处,都免不了热泪盈眶。时间飞快地过去,一会儿就是两个多小时。因为我们还要在当天赶回苏州,不得不匆匆的与各位老姐姐和外甥们依依惜别。大家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再见。大家相约,等老宅改造完成,我们一起再去观光!

离开饭店到南京火车站,沪宁城际列车的班次就相当多,虽然票价是100元(挺贵的),但90分钟就到苏州也确实“高速”!

好啦,我们苏州段家五兄妹的寻根访祖之旅顺利结束,超额完成了预计的任务(看望二伯故居和与这么多亲友见面不在原计划中),路线和时间都比较完美,大家的心情也就舒畅了许多。这样的出行,是第一次,但却不会是最后一次。

                                                                                                             2011年8月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