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忆朱季海先生二三事  

2012-03-30 20: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朱季海先生二三事

王以敬

去年,苏州友人传来噩耗,说朱季海先生去世了。这打开了我记忆之门,回忆起与这位博学多才的前辈“奇人”、“怪人”近廿年的交往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苏州工农速成中学教语文。约两年后,校领导带来一位中等身材的人,额头宽广,穿一袭青布长衫,说是担任某班语文代课教师。他就是朱季海。但朱季海耐不得语文的什么归纳主题、划分段落等程式化教学,没多久就挂冠而去。

朱季海(1916-2011)原名学浩,后以字行,苏州人,国学大师章太炎的关门弟子,学术研究领域广泛,自音韵训诂之学而至文史哲学,著作有《南齐书校议》、《楚辞解故》等,于书法也很精通,评议中国及世界书画,精辟入里,多有妙解。

谈起我和朱季老的“同事”友谊,有一段小故事。一次,我用毛笔写一小纸条给我友人,给朱季老看到。他说,此人的字可以学好。朋友转告了我,我大为振奋。友人说,你不可小瞧他,他是章太炎的入室弟子。于是我在友人引荐下,在苏州大公园茶室拜见了他。这一来二去,就是二十年。

说到朱季老的“奇”,就是他不仅精通文字学,而且懂多国外文,还通晓数学。说到他的“怪”,他不愿意到大学教书,当年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亲自到苏州请他,也被他拒绝了。他说,一,上什么课要由他自己定,不能学校安排;二,给多少钱他也自己定,多给不要,少给也不行;三,他不会上四十分钟的课,他只讲二十分钟。或谓你二十分钟怎么讲得完?他说我讲的都是“干货”,不像别人都是“水分”。他宁愿过饱一顿饥一顿的自由自在生活。

从书风上看,朱季老书法从二王入手,下笔有神。六十年代费新我病腕之后,亦曾从朱季老请教小学及书法。费新我后来书法上的成就和朱季老的点拨不无关系。

他赠我的扇面,写的王羲之草书体,释文为:“不得执手,此恨何深,足下各自爱,数惠告。临书怅然。以敬兄拂署。季海”。

朱季老很少为人写字,我得其墨宝也是缘份。那是上世纪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许多人患上营养不良症,朱季老没有特供食品,也患上了浮肿病。我将家人给我的一瓶杏仁霜赠给了他。朱季老吃了以后,浮肿居然好了,他很高兴,特地又写了一首诗赠我。诗云:“人间有甘露,昨夜结为霜。之子亲携赠,高情世敢当。玄亭休载酒,衰疾正须糖。解擘仙林杏,何劳写禁方。”此诗写在四尺宣纸上,我珍如拱璧,至今已五十多年了。

有一次,朱季老与几个青年论书法,他一口咬定王献之《鸭头丸帖》是后人伪托。后来还自己写了一通《鸭头丸帖》,兴冲冲地给大家看他用晒图纸晒印的复制品。印象中,他对王献之的用笔、结体深有心得。

朱季老于训诂、音韵等方面造诣精深,惜乎曲高和寡,能和他交流者实在寥寥。他有旧文人习性,清高孤傲,虽然生活窘迫,多靠友人“粉丝”帮助,我一位朋友仰慕其学问,长期汇钱给他,他从不言谢。离世以后,有人自称是他的学生云云,其实朱季老生前从未收过正式学生,听他讲课也不容易,都是“干货”,太高深了。

朱季老清贫一生,但绝对是活得有价值的,他把一生奉献给中国文字学,而在楚音研究方面达到一个新的历史高度。在江苏特别是苏州,至今仍有许多人记得他,仰慕他,纪念他。


忆朱季海先生二三事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