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爱情来了压不住  

2013-11-03 12:4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春华秋实。秋天,是聚会的好季节。我的一位学生来电,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将择日举行,邀我参加。我自然欣喜。三十多年前做过他们的班主任,朝夕相处,情意非同一般。

放下电话,我又猜想:陈同学会来吗?这一班学生毕业以后,他是这么多年我唯一没有见到过的,虽然我们同住一个城市。莫非他对三十多年前我的批评仍然耿耿于怀?虽然他的妻子——同班同学,也是我的学生,每年出席聚会并一再解释,他是毕业班的语文老师,忙得实在没有功夫来出席,非常抱歉等等。但我总是疑疑惑惑,将信将疑。而回忆也一再把我推回到三十多年前的过去。

事情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一个学校的音乐专业班担任班主任。这些学生是被十年“文革”挤压和浓缩的文艺骄子:经过多年的磨炼,他们个个身怀一至两门技艺,声乐、器乐、表演、作曲等,很多人的水准在专业教师之上。他们进校,不过是求得一张文凭,跨过一个门槛而已。这些学生的年龄差异很大,大的与老师同龄,有的已婚;小的十八、九岁,也进入了恋爱季节。

当时,为了有一个好的校风,也为了让这些学生集中精力学习,学校规定了“三不准”:不准抽烟,不准喝酒,不准谈恋爱。无论什么会,这“三不准”的“木鱼”总是狠狠敲。不抽烟、不喝酒,还勉强可以做到,至少大家不会公开去做。这“不准谈恋爱”就比较难了。你想啊,这四十几个男女同学都可以称得上是帅男美女。大家整天混在一起,唱啊,跳啊,演啊,练啊,日久生情,情愫难抑。加上学校环境优美,小桥流水,长廊迂回,假山名木,移步换景,这春情萌发,几乎是无可阻挡!

陈同学属大龄男,30岁,高个子男中音,有很好的语文基础。一日,有同学向我反映:陈同学在追赵女生。赵女生是女高音,25岁,娇小美丽。我问:“何以见得?”他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啦!不信,你傍晚五点左右到西花园池塘边去一下。

太阳西沉。我还没有到目的地,飘来了悦耳的近似男高音:“赵某——,赵某——”。只见陈同学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双手圈成喇叭形,引颈而喊。他的声音如同唱歌,高低有韵又有节奏。我知道,赵女生住四楼,这声音足够让她听见了。我远远站着,想看一看事情如何发展。不见赵女生下楼。陈同学忙乎了一阵,失望地走了。如此,我观察了三天,终于决定找陈同学谈一谈。

我单刀直入,把学校的规定复述一遍以后,说:“你这样大呼小叫,赵女生又不理你。你不觉得死皮赖脸吗?”话一出口,我觉得太重了点。但不这样说,又不足以表达情绪:我要保护赵女生,制止陈的出格行为。在我看来,陈同学不顾赵女生的感受,以这种方式追求女生,简直匪夷所思,不可思议。陈同学只是解释,说找她是为了一起练琴云云。这是我当班主任唯一的一次,这么严厉地批评一个同学。

以后,我再没有听到有关他追赵女生的反映。我以为我的批评足以让陈同学收心,也以为陈同学的这种追求方式足以让赵女生产生反感而远离他。

哪知道,毕业后没有多久,传来了他们俩结婚的音讯。我一时闷住了:真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我岂不是在“棒打鸳鸯”?

同学聚会如期举行。满面春风的陈同学携他的妻子——赵女生一起来了。三十多年不见,话语多多。谈笑中,我又提起了那件往事。陈同学惊讶地表示此事早已不记得了。边上的同学却补充道:“老陈的这一喊,其实是一个杰作:他向大家告知,名花有主。赵女生是我的所求所爱,请诸位不要再想入非非了。”

此时的陈同学笑而不语。我连呼:“想不到,想不到!

      爱情来了压不住。暮年,我才体会到了人性的穿透力的分量。
  评论这张
 
阅读(6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