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苏州古城内的田园生活  

2015-06-04 21:3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州古城内的田园生活

 

 

我的家原在苏州古城内的官太尉桥,与清代后期著名诗人袁学澜的故居相近。我从童年、小学到中学一直居住在这条幽静的小巷内。自我离开故居,至今已将近五十年,苏州古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也已步入老年,然而我仍难忘在家成长时期的一段家庭田园生活和母亲教我们从事的农耕作业。

官太尉桥是位于苏州古城东南、靠近相门的一条临河小巷,它北通干将路(当时称为濂溪坊的一段),南连叶家弄,整条巷自北向南沿西侧为紧相毗邻的民居,另一侧是与巷平行的官太尉河(系第三直河平江河的南段),巷中段有一座跨河石板桥,与巷同名就叫官太尉桥,通唐家巷。据南宋范成大《吴郡志》记载,此桥建于南宋,因宋代一位姓官的太尉曾居住在此,而得桥名、巷名。文革期间此巷曾改称益民巷,1980年后又恢复原名。

我家住房的南面有一较大的园子,一楼厅堂和厨房之间经一木门就可走进该园。园子呈东西长南北略短,面积约1亩多,四周建有围墙,围墙另一侧大多为其他民居的后园,而西南面隔墙就是双塔园,在我家的二楼南窗和园中都可清晰见到双塔的全貌。园子四周种了多种果树和几棵花树,北面有柿子、枇杷、桔子,东面有樱桃、葡萄,南面有桔子、桃子及桂花、白玉兰花。东南面还有一小片竹林和一间鸡舍。园的中间则是种植农作物的土地。

母亲是一位慈祥、勤劳的家庭妇女,她出身于张家港后塍镇的农村,虽然曾长期跟随父亲走南闯北,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到苏州定居后就一直没丢弃熟悉的农活。当时父亲在上海工作,收入有限,小孩又多,因此母亲就利用园中田地种些农作物补贴生活所需。她老人家操劳家务,抚育我们五个儿子已非常劬劳,还在园中辛勤耕种。因此锄头、钉耙、镐铲、水桶、扁担、竹匾、藤框等许多农具,家中一应俱全。当时一年四季园中的田块基本不空闲,轮流种植一些用工相对较少、管理比较容易的作物,如蚕豆、芝麻、糯玉米、黄豆等,蔬菜有丝瓜、南瓜、扁豆等。所种的作物收获后基本能自给自足,也经常赠送给周围邻居。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我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大家生活都较困难,我们弟兄几个也正处于长身体发育之际,为解决家中口粮和布、棉不足的困境,母亲在园中还种起山芋、小麦、高粱、棉花。在收种时节,母亲更是繁忙辛苦,尤其翻地时劳动强度、体力消耗都较大,经常干到很晚才休息。在我们渐渐长大后,大概是小学高年级和中学时,母亲就安排我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并手把手地教会我们从事一些简单的农活,如拔草、挑荠菜、挖竹笋,和母亲一起扛水施肥,在收获季节帮助母亲采、剥蚕豆、黄豆,掰摘玉米棒,摔拍芝麻,拔除已枯黄的秸杆,上树采摘水果等。我们还应用在生物课上学到的知识,在玉米抽穗和南瓜开花时节进行人工授粉。劳动中弟兄几个往往分工合作。每逢过春节,家中还蒸年糕、包汤圆,我们也学会了磨米粉,研豆沙、碎芝麻,做馅料等。

可能由于园子里长满了树木、花草和庄稼,因而当时在古城的这个小范围内竟还呈现出一派自然生态景象。每到春、夏季节满园树木和农作物葳蕤翠绿,生气勃勃。荠菜、马齿苋、蒲公英、蟋蟀草等野菜或野草在周边小路和田间随处便能采撷。树上蝉叫声声入耳,上下飞舞的蝴蝶、挥动“大刀”的螳螂、翅翼晶莹的蜻蜓等昆虫不时可见,果树花开时节,又见蜜蜂忙碌采蜜。还有小鸟为伴,喜鹊、麻雀等不时光临,柿子树上麻雀筑窝,双塔上就有更多鸟类,甚至有老鹰栖歇,不时翱翔在我家园子的上空,记得一次老鹰还叼走了晒在园中的咸肉。到了晚上在园中也曾见到萤火闪闪,蝙蝠来回飞翔捕食蚊虫,听到蟋蟀快乐地奏鸣。

在童年、少年的这段家庭田园生活中,有几次亲眼见证了动物界的生存斗争的残酷,尤其令人难忘。当年我家曾在园中养鸡,有年初夏季节家中孵化了二十多只小鸡,当时园中的作物还不茂盛,一天母鸡带领自己的儿女们在园中自由觅食时,被双塔上的老鹰发现,但见老鹰向着鸡群飞扑直下捕食小鸡,尽管母鸡全力用双翅保护一部分,四散逃开钻进作物躲藏一部分,然而还有一只难逃鹰爪,当时我和弟弟虽然见到,也惊呆了,竟不会去驱赶老鹰,但见老鹰抓住小鸡后,闪电般快速飞回双塔,大概是去享用捕获的美食了吧。孩提时亲眼目睹此情此景,既为小鸡瞬间伤生而惋惜,又颇感惊心动魄,弟弟大哭起来,伤心极了。还是母亲安慰我们说老鹰也要生存觅食啊,我家小鸡多着呢,就算送一只给它吧,以后当心就是了。园子东南角有一座小鸡舍,鸡到傍晚就会自己钻进去歇息,当时由我们弟兄早晚轮流去开门、关门。一天早上我到园中远远就听见我家鸡在扑腾乱叫的声音,走近鸡舍,就见鸡舍门露出一小缝,门边散落着许多带血的鸡毛,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我顿时紧张害怕起来,母亲闻讯赶来放出鸡群,点了一下竟少了2只母鸡,母亲说一定是给黄鼠狼拖走了,当时我心疼恐惧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后来隔墙邻居也告诉我母亲,前一晚半夜曾听到我家鸡的凄惨叫声。不久后的冬季又发生过一次,又少了1只母鸡,当天在竹林里找到母鸡的血淋淋的半只残体,头和肢体已残缺不全,真是惨不忍睹。为此母亲吸取教训加固了鸡舍,才避免悲剧的一再发生。以后查阅词典并询问生物老师,才知道黄鼠狼学名黄鼬,是一种小型食肉哺乳动物,体型细长,善于钻小洞或穿细缝,在住家附近,常在夜间偷袭家禽,首先吸食其血液,再吃内脏及躯体,且性嗜吸血。当年在苏州古城内竟然会出现这种动物,令人唏嘘不已。

我家的后园也给我们弟兄的童年生活带来许多乐趣。小学时我们放学后,经常有同学来我家,一起做完作业后就在园中玩耍,弟兄、同学在园子的田岸和周边小路上奔跑、打斗、捉迷藏、做游戏。在暑假我们也曾翻砖逮蟋蟀,挖土捉蚯蚓,爬树掏鸟窝。小时候夏天的晚上则在园中空地铺好门板,地上泼洒井水消暑降温,一边纳凉,一边数点天上的星星,一边听兄长读小说讲故事,阵阵南风吹来,吹散了燠热的空气,倍感凉爽舒适。在园中玩乐、休憩的许多有趣的情景现在仍历历在目。但也难免闯过一些祸端,记得在小学三年级的暑假,几位同学来我家和我们一起在园中玩捉迷藏,我和同学钻进长得较高的玉米地里躲藏,稍不小心就压坏了几棵玉米,受到母亲的责备,想想母亲种植这些作物非常辛劳,我却不注意爱护,也十分懊悔,以后就再不敢在田间玩耍了。

当年古城内还有我家这样的农村般的田园生活,现代年轻人可能不会相信,但确实是我儿时的经历,这样的园子当时在苏州古城内可能也不止我们一家。回忆在官太尉桥的日子,我们兄弟几个虽然干了一点园中的农活,也做了一些家务,但并没有影响自己的学习、课外阅读和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这段生活,特别是父母对我们教育,要求我们参加适量的劳动,为我们的健康成长注入了正能量,培养了我们勤俭节约的好作风,也为以后下乡插队务农打下一定基础。我们五兄弟中大哥刚解放就离家参军抗美援朝,二哥1961年上了大学,下面的三兄弟1968年分别赴太仓、昆山、吴江插队务农,我家的园子在我们兄弟都离家后,1970年左右也被某建筑公司征用,我们在古城家中的田园生活也就宣告结束。

随着时代的变迁,经济的发展,城市化的推进,苏州古城内的这种家庭田园再不可能存在,官太尉桥的民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也已全面改造,建成了具有古城特色的新型居住小区。然而保护环境、减少污染,建设生态文明,促进苏州经济建设可持续健康发展,是苏州每个市民应承担的责任,尤其是怎样在现代化的进程中,逐步完善城市的生态环境,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注:1、劬(qu)劳——劳苦、苦累的意思,特指父母抚养子女的苦累。

2、葳蕤(wei rui)——形容树木、作物枝叶繁盛,可形容植物生长茂盛的样子,也可比喻词藻华丽。

    3、燠(yu)热——闷热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