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风送香

 
 
 

日志

 
 

我的父亲  

2017-01-10 20:0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

范总路

我的父亲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今天是父亲去世60周年的祭日,整整一个甲子了。

一直想写点关于父亲的东西,但无从下笔,原因是对父亲太不了解了。他留下了太多的谜,让我无法破解。

对父亲的印象是静止的,只是看到照片上的他,对父亲的认知是匮乏的,都是听母亲只言片语的述说。

19571月,父亲因肝硬化被推上了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手术台,但从此再也没有清醒过来,临终前的几天,只听他嘴里嘟囔着这几个字:自杀-谋杀,自杀-谋杀!

父亲1954年从无锡调往苏州,在江苏师范学院物理系担任教学工作,母亲告诉说,这是因为他在教育学上有其独特的方法,也因为这个,使他到苏州之前一直担任着省中学系统的物理教研组组长。按理说,回到曾经度过大学生涯的母校工作(师院的前生就是东吴大学,如今又叫苏州大学),应该是件非常快乐的事,但在师院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却一直被一件事折磨着——政审(正赶上著名的肃反运动)。因为1949年前的一段经历,其政审结论一直在历史反革命一般历史问题两者间反复迂回,虽然最后还是定性为后者,但审查的过程对一个不闻政治只懂教育的人来说是何其的痛苦。那段时间,他只是借酒消愁,这对他的肝脏产生了极大的破坏,最终因肝硬化而一命乌乎。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农场的时候,有一次牵涉进一起打架事件中,事后连队召开大会,不点名地狠批了我们那几个肇事者,那个副指导员叫道,你们这些人要好好想想自己的阶级立场……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个人的父亲和蒋介石还有牵连,这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了。我当时立即明白,这是在说我,但让我惊讶的是,难道我的档案里居然还有我父亲的这些事?虽然之前我只是听妈妈讲到过,父亲1946年在慈溪蒋介石创办的武岭中学做过事,但其他的细节就不得而知了。

 

我的父亲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2006年是父亲百岁诞生之年,我突发奇想,能否去网上找找父亲的信息?当我在百度上输入朱孔容三个字时,居然跳出了两条相关文章,分别是经济日报陈颐在他写的《种瓜得豆豆满仓》,这是介绍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大豆科学和大豆生产以及为农业高等教育做出突出贡献的无锡人盖钧镒的文章,其中写到了盖钧镒的回忆:当时的数学老师李永灿、物理老师朱孔容采取的是启发式教育,教学方法十分灵活,他们培养了我对科学的兴趣,对我后来的成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http://www.doc88.com/p-0631986840962.html

另一篇是民盟毛翼虎的《奉化溪口武岭学校》:奉化溪口武岭学校,是蒋介石创办的一所中等学校。后来一直由他自己领衔任校长到解放为止。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蒋介石从重庆回到南京,开始筹备武岭学校的恢复事宜,组成了新的董事会,由宋美龄、毛懋卿、蒋经国、蒋纬国、陈果夫、陈立夫、陈布雷、孙表卿、毛颖甫、夏禹钧、毛庆祥等担任董事,校务主任改名为校务长,由施季言担任,其他人事安排是这样的,秘书邵彤轩,交际秘书李x x,总务主任薛建宗、蒋孝佐,农场主任潘克勤(施季言的女婿),林场主任施之常(施季言的侄子),教务主任朱孔容(江苏海门人,施的同乡),英文秘书李骏然(东吴大学毕业生,施的学生),小学部主任朱国兴(江苏海门人,施的同乡)……显然形成了以施为中心的领导班子,也可见蒋家对施的宠信。我父亲担任教务主任一职,自然是主管教学方面的事务,这证明了他在教育学上的能力。至于父亲在武岭学校时是否见过蒋介石,就不得而知了。(http://www.360doc. com/ content/10/0202/15/160678_14931809.shtml

这里要讲讲施季言,他是江苏海门人,毕业于苏州东吴大学,留学法国,担任过东吴大学附中教师、校长,后升为东吴大学的总务主任,是蒋纬国在东吴大学附属中学读书时的老师。后来他又在蒋经国主持的三青团中央干部学校担任过总务主任,得到蒋氏父子的赏识。之前的1917年,他是东吴大学颁授的中国第一个硕士(Master of Arts)学位(另外两个是化学的徐景韩,陈调甫) 1919年,又被东吴大学颁授中国第一个生物学领域的硕士学位(施季言、胡经甫)1949年去到台湾。1950年,东吴校友在台湾致力复校工作,当年10月,以东吴补习学校之名正式招生,施季言出任校长,对于该校复校工作,尤其苦心擘划,厥功甚伟。1972年去世。他既是父亲的同乡,又是父亲在东吴大学读书时的老师(据母亲回忆说,父亲还是施的干儿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3326200100wwsy.html)

就是因为这段经历,让父亲在江苏师院度过了两年痛苦的教学生涯直到去世,他所说的自杀-谋杀,莫非是对这两年遭遇的最好总结?

 

我的父亲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父亲的另一个谜是他的履历,以前我只知道他生于1906年,因为他一直在无锡工作,也总当他就是无锡人,后来才听母亲说起,他是海门人。

最近在无锡市梁溪区图书馆的网站上看到一篇《辅仁中学》的文章,其中写到:学校1918914日正式开学……1927年秋开始由杨四箴任校长,学校师资力量雄厚,杨四箴校长选贤重才,高薪延聘名师,如朱雪英、朱树卓、诸龙翔、林德吾、裘维琳、沈制平、钱仲夏、朱孔容、杨荫浏等,都是学识渊博、教学经验丰富的著名教师。(http://www.caqlib.cn/aspcms/product/2015-5-25/507.html)(辅仁中学曾更名为无锡市二中,2003年恢复原名)

之后我又在无锡高等师范学校教职员工名单中找到了父亲的名字,这份名单注明是战前(1911——1937年)的(http://bxx1949.blog.163.com/blog/static/82927109201432501125817/)。

问题是,在这两所学校,为什么会同时出现我父亲的名字呢?或是他在这段时间里在两所学校都呆过?另外,他跟母亲结婚前的四十多年是怎样的?他是哪年上的大学?他到东吴大学读书是不是跟施季言有关系呢?大学毕业后哪年去的无锡?在抗战的8年时间里,父亲又在哪里工作呢?这些问题至今已无法了解到了。只记得1949年后爸爸就回到辅仁中学教书了。

 

我的父亲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第二排右四为朱孔容 (时间、地点不详)

父亲和母亲的结合是通过他们共同的朋友裘爱华(音)牵线认识的,这时已是50年代的事了(与裘家的后人现在还有联系)。现在想来也许是在共产党的天下,父亲很忌讳跟母亲谈起他的经历,所以母亲很少知道父亲的过去。我还在想,如果父亲不到江苏师院任教,一直留在无锡,他会英年早逝吗?如果父亲活到文化大革命,他会逃得过那种摧残吗?真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父亲1.80米的身高,喜欢打篮球、踢足球,喜欢打桥牌、下围棋,喜欢摄影。在我们住的那个家属大院里,和他最要好的是历史系教授、常州人张梦白,他们是牌友和棋友,父亲去世后,张家人一直对我们都很好,这是后话。

 

我的父亲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摄于1954年秋,母亲抱着的是我

195719日,星期一,农历十二月初七,父亲离我们而去,那年,他51岁,母亲39岁,我3岁。父亲属马,母亲属马,我也属马。

范总路 201719日写于常州

注:我跟母亲姓范

 

我的父亲 - 荷风送香 - 荷风送香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